大发扑克在线

你的位置: > 大发扑克在线 >

《扑克人》14期:大发百万赛马尼拉游记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19-04-20 18:33  作者:admin  

  新浪体育讯去年大发宣布了针对中国玩家举办百万免费赛,最高100万金。我看到了这消息挺高兴,免费的,不打白不打,说不定就分到一杯羹呢,于是就用金币打了张线上决赛的门票,本来说是今年正月打线上决赛,最终的十人桌到澳门打线下决赛。可能是因为人数不多的原因,大发将线月份。很,我最终以筹码第5的排名进入最终桌。本以为最终桌会在澳门打,不曾想比赛的批文没下来,比赛安排在了大发自己的大本营——马尼拉,时间为9月22日。比赛地点的更换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我从没去过港澳台,也没出过国,也从没进过正规场。马尼拉虽比澳门远点,但时间上还可以接受。于是我就纯粹抱着旅游的心态去参加这次比赛。

  20号才拿到签证,订好从上海飞香港再到马尼拉的机票,21号请了一天假就出发了。第一次出国,虽然不是个发达国家,心情还是很好的。可坑爹的国内机场又给你来了个航空管制,推迟了一个来小时才出发,后来听说同一天另一个从上海出发参加百万赛的牌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幸好中间转机时间足够,顺利赶上香港到马尼拉的飞机。

  第一次出国虽觉得兴奋,但并没有对抱有什么期望,不然当一下飞机看到他们的国际机场时就要失望了,马尼拉也就相当于我们国内的一个二三线城市,机场虽多却破。由于没有提前将返回机票信息打出来,过境时被拦了下来。而另一个跟我同机的白白胖胖的韩国小伙就倒霉了,由于他没有提前订好返程机票,不得入境,必须返回。如果他还想进马尼拉,那就得先飞回到香港,再买好往返的机票后才可以入境。真是坑爹啊!可怜的韩国小伙英语又烂的要死,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轮番上阵,解释了半天,估计他可能最终听懂一些了。

  在拖延了大概45分钟后终于一切搞定,很快就见到了大发扑克负责组织现场活动的经理Alice,然后和她去另一个离得不远的机场接到了青岛的TN和北京的LZ(抱歉,由于玩家们的要求,这里只能以字母表示他们的名字)。两个人都挺不错,跟他们聊的挺开心。Alice随后将我们3人安排在了比赛举办地世界场(Resorts World)旁边的Reminton酒店,她还要去接人,于是我们3个人就自由活动。

  放下行李后,我们3人就来到世界。场占据了世界的一楼和二楼的中心主要区域。我们先是在周围逛了一下,虽然之前从没进过场,也觉得世界并不豪华,有点失望,从网上的照片和描述来看应该会比澳门的场差很多。之后我们在4楼找了一家中餐馆点了几个菜,我点的是一个椰汁饭,300比索(1元人民币大概换6.6比索),再加一杯西瓜汁,95比索,有点贵。

  吃过晚饭后我们就进了场,里面的人很多,一楼是其它的戏,好像老虎那一类机居多,还有一个舞台,围满了人在看节目。扑克专区在二楼。

  扑克专区APT高额买入赛正在进行。我们三人没什么兴趣看别人打比赛,于是就奔向了区,由于APT的原因局很火爆。25/50的桌最多,有五、六桌,50/100的也差不多,100/200的桌就一两桌,再大的就没开,还开了一桌100/200的PLO,而LZ和TN都是PLO玩家,LZ极度怂勇TN上去干,TN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于是两个人都决定去玩50/100的。而我由于现场经验太少以及旅途劳累,就决定看他们打。LZ先排到位置,我兴冲冲的搬了个板凳坐到LZ后面,哪知LZ左手边一个有点丑的30来岁的黑黑的当地老娘们嫌弃我,跟Dealer叽哩咕噜一通说,成功将我赶走。

  没办法,只好到TN那一桌去观战。前十来手牌,TN一直没牌,看别人打来打去。然后来了一个梳倒背中分头的中年亚洲男子,一看到就会让你觉得:这哥们姓崔。一韩国棒子兄,我们暂且称之为“吹吹棒”吧。吹吹棒一上桌就带了两个买入,20000比索。桌子上共9人,TN坐在1号位,吹吹棒坐在7号位,6号位是一美国50来岁的短筹码老头,胖胖的,别人怎么都清不掉他,他的筹码磨少了一点一会又一手翻倍上来。9号位是当地一黑黑的30多岁的男人。吹吹棒坐上来第一手牌弃了,第二手他位于中间位置,6号位美国老头溜进,吹吹棒加注到7BB,9号位黑哥们和美国老头都跟。翻牌AsTs4d,全过牌。转牌6s,吹吹棒连续半个彩池左右,黑哥们想了想加注2倍多一点,美国老头弃牌,吹吹棒跟。河牌又来一张小黑桃,4黑桃面,吹吹棒往大概6000的底池里率先两千,黑哥们全下,棒子哥想了想跟了。结果黑哥们亮出黑桃K5坚果同花。棒子哥拿起自己的牌看了下,大叫一声:啊西!有点怨恨地扔起自己的牌,我看到有一个黑桃J。

  这手牌并没有太多值得说道的,奇特的是棒子哥,扔掉自己的牌之后马上对Dealer说:Change Table(换桌)!这是才他的第二手牌,他就要求换桌,难道他有什么预感吗?现场毕竟不是网络,换桌要等其它桌有位置才行。然后接着几手牌棒子哥没什么动作,一边玩一边等换桌。我走动了下,重新坐到TN后面时,就看到吹吹棒跟美国老头在翻牌圈打到全下,牌面964,9和6是红桃,4是黑桃,棒子是红桃AJ,美国老头是黑桃T7,翻牌圈美国老头用卡顺加后面花听牌接了吹吹棒的全下,真不知他怎么想的。可转牌直接掉一张黑桃8,河牌什么都不是。这手牌一完我就觉得吹吹棒应该是怒了。

  紧接着下一手牌,美国老头在CO位溜进,吹吹棒加注,老头跟。翻牌A9T,T是梅花,都过牌,转牌梅花3,美国老头往一千来块钱的超底池两千,手里还剩一千多一点,吹吹棒全下,老头自然跟。结果是吹吹棒的Ac8c顶对加同花听牌碰上老头的三条9,棒子哥无悬念输掉。连着两手牌,美国老头从可怜的吹吹棒手里两次翻倍。棒子哥已经出离愤怒了,而棒子哥怒了,是有人要倒霉的,这个倒霉人,却是我们的TN哥。

  紧接着下一手,轮到TN大盲,2号位的人在UTG位用Q7o溜进,吹吹棒后位加注,TN在大盲位KQo,跟注,UTG也跟,翻牌就是Q74,翻牌圈吹吹棒就超底池连续,转牌还下,而UTG一直是过牌做陷阱,TN就这样给套了进去,第一个买入就此输光。TN气的直骂:SB棒子tilt了,在那瞎J8抡,!把他自己清光了,也把我给抡进去了。UTG的大叔高兴的直乐,一个劲的叫:Action Table!Action Table!

  英明神武的棒子哥,才打完第二手就看出自己运势不好,要求换桌,可没等到他换桌就输光,棒哥真乃神人也!

  后来一手TN有点打,67o(无红桃)翻牌前3接替吹吹棒的老头,翻牌689三红桃,翻牌圈连续将自己大半个身子打进去,只好接老头的全下,的是转牌直接掉个7,最后把老头两黑J 赢了。打到12点的时候我们就决定回酒店休息。最后TN输了半个买入,LZ赢了两个多一点买入。

  提一下世界的桌子都是10人桌,且直接上桌不会被强制放一个大盲,很多人都没注意到这点,有来这里玩的朋友可以注意下,不要想当然地在那傻等大盲位再开始玩。

  22号中午,大发邀请我们所有参加百万赛最终桌的玩家(一共来了6人)一起聚餐,地点就在场旁边的饭店。这时我才看到我即将面临的其他对手们。LZ和TN已经熟悉,以玩PLO为主,算是职业玩家吧;DL和我一样业余,从上海过来,胖胖的,看起来蛮可爱;LGW,89年的,带着老婆一起出来旅游,顺便来参赛,从长相线后”,在广州经常玩现场;另外还有瘦瘦黑黑的Pluto,也从广州过来,线上赛结束时他是筹码老大。

  陪我们吃饭的阵容还真不错。Alice当然在,大发扑克的老板Marvin,胖胖的,Alice称之为小马。还有APT的老板Jeff Mann,英国人,带着美丽的APT模特Sherry。还有世界场的老板。我们都很惊讶,为什么Jeff以及场老板会来。随着Marvin的道歉开场以及Jeff的解释,我们才明白为什么。原来按计划大发的这个百万赛的最终桌是要作为APT马尼拉站的一个正式比赛,不过所有的正式比赛举行都要有当地政府的批文,而就在前一晚,也就是22号,他们才获知比赛不能正常举行,批文没有批下来,原因是因为当地政府官方在将APT的所有比赛往上报给领导批的时候,唯独漏掉了大发的这个比赛,而等发现时已经太晚了,因此大发的百万赛无法作为APT的正式比赛开打。当Jeff向我们解释完这件事并向我们道歉时我是相信了。随后Marvin提供了几个建议给我们,让我们选择。一是比赛择日再赛,仍然会作为APT的一个正式比赛;二是比赛继续打,但已经不是正式的APT比赛,没有APT积分,场老板就在我们旁边,他可以保证比赛的正常进行。由于我们六个人几乎都不知道APT积分为何物,是不是APT的正式比赛显然我们并不在意,但看起来两个认真的英国人小马哥和J eff是很在意的。经过一翻讨论合计之后,我们选择比赛继续进行,野赛就野赛,没必要再拖下去。

  在我们说出我们的决定后,大发扑克老板小马哥了出手了。他先是再次郑重表示了歉意,然后告诉我们为弥补大发愿意免费提供22号下行3点钟开始的APT赛事5 Dafa Freezout (10000+1000比索买入)的门票给我们,属于我们6个人的最终桌会在我们打完这个淘汰赛之后进行(因为我和DL都是23号上午的机票回国,不能等)。同时,他个人再赞助一张APT马尼拉站主赛门票给我们。也就是说大发百万赛最终桌的前两名将获得一张APT主赛门票,每张门票价值7600人民币。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百万赛冠军还会有一张APT主赛门票。小马哥威武!于是我们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继续我们的午餐,午餐吃的是相当不错。

  吃过午饭,我们就穿上大发订制的衣服及Jeff送的APT背包和帽子去参加比赛了。

  APT Event5 Dafa Freezout 10000+1000的比赛下午3点开始,7000起始筹码,25/50的起始盲注,每25分钟升盲,10人桌,总共80+的人参赛。冠军有216000比索,合5万多人民币。我、TN和DL分在同一桌,LGW和Pluoto分在我右边的一桌,离我很近,经常跑到我这边来看我情况如何。LZ单独一人一桌。

  由于现场经验少,比赛水平也低,于是决定让自己玩的紧一些。比赛进行到第二个盲等级,也就是50/100的盲注,我筹码小7000,在UTG拿到了8c9c,当时有想弃牌,但最终还是没舍得扔,又不敢加注,只能溜进,中位一当地胖胖的黑哥们加注到2.5个大盲,CO的西洋鬼子(40来岁的样子)跟注,我有点想3,最终还是胆怯了,只是跟。翻牌Ks8s6s,我过牌,黑哥们半个底池,西方人弃牌。我脑子一热,加注到到他两倍多一点,结果一加完就后悔了,一是没信心,二是我并没有想清楚后面该怎么办,只是脑子冲动,觉得对手的牌不强。对手跟注了我的加注,心里后悔地对自己说,算了,放弃吧!转牌来张K,我过牌,他也过,河牌又来一张黑桃A,这时我心里又起了变化,觉得对手很弱,非常想诈呼拿下底池,于是了大概一半底池左右,黑哥们秒跟,亮出7s9d。一下子我损失了将近一半的筹码,很伤。没过多久,这黑哥们又跟一韩国人干上了。这韩国人是第一个小时换到这桌来的,短发背梳,齐齐的,油光满面,目测姓朴,在前位溜进,黑哥们在他后面+3的位置又加注到2.5个大盲,两人单挑,翻牌2d3d5c,朴棒子过牌,黑哥们一半底池,朴棒子加注不到2倍多,被跟注,转牌Jd,朴棒子半个多底池,这时黑哥们陷入了思考,而我观察到此时黑哥们宽宽的胸膛开始大幅度的起伏,在思考了二十秒之后,黑哥们跟注了,此时剩下的有效筹码半个底池左右。河牌掉了一张Ad,朴棒子过牌,黑哥们立刻全下,朴棒子摇头晃脑,无限叹息地说:“这牌我没法跟啊,真没法跟”,亮出自己的A5两对扔掉,而黑哥们也激动的亮出Qs6s。原来黑哥们那胸脯剧烈起伏是因为转牌自己过于激进的计划而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中和呼吸啊!最后这黑哥们还打进了最终桌,不清楚是得了第三还是第四名。

  还有一手牌是我跟上手弃牌的西洋鬼子的对抗。那时我还剩30几个大盲,前面好几个人溜进,我在大盲用AdQh加注,西洋鬼子在CO位跟,牌面是AhKhTh6c,他用A7o(红桃7)连跟我两条街在转牌打到全下,结果河牌啪掉一张黑的T,平分!可恶啊!从此我彻底沉沦,没有任何牌,好多圈只得到过一次偷盲的机会。最后在前位还剩5个大盲的左右的时候用66全下,我后面一位的女人用AA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也全下,再后面又有一个女人用JJ也全下,结果转牌掉一张J,三条J胜出,而最后这个赢下我最后筹码的女人也得了第8名。

  LZ先于我被淘汰出局,然后是我。接着TN和Pluoto也没坚持太久,都没有进入钱圈。而DL和LGW两个都闯入了最终桌。DL现场经验也非常少,他的风格就一个字:紧,很紧,很好偷。但他运气不错,开始没多久就跟之前提到的那位黑哥们在翻牌圈全下,他大两对赢别人的小两对,成功翻倍。最后以最小的筹码杀入到最终桌。最终桌第一手牌KQ全下,碰到别人AA,拿到第九名,37500比索,折合5千多元,相当不错了。

  再来说说广州来的“90后”LGW,这哥们长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带着老婆出来旅游,顺便打大发的百万比赛,得了免费门票,就再顺便打了APT的这个赛事5。我被淘汰时他的筹码也不多,10个大盲左右,然后他开始发威,连续BB别人,22全下被人TT接了,翻牌直接掉张2,33全下被人QQ接了,河牌来张3,后面还有几次也算是BB别人,看的另外一位从广州来的Pluoto感慨不已,最后LGW以相当好的筹码量杀入最终桌。这个比赛下午3点开打,打到最终桌时已经晚上多,当最终桌打到只剩6人的时候,有人提出分钱,其余5个人全部同意了,还愿意多给LGW一点钱,但经过一番复杂的沟通后(LGW英语不通,他老婆还有Alice帮他翻译),LGW最终不同意分钱,要打到底,虽然这时他的筹码量只排在中上的位置。他也不是觉得自己分的钱少了,他要坚持下去的理由有三点:

  3. 他觉得既然分完钱还要接着往下打(有APT比赛积分),那干脆打完好了。

  于是比赛继续进行,而最后的第二、三、四、五名全部被他一人干掉,据说什么牌都有,当然少不了BB别人。LGW成功拿下冠军及216500比索(人民币32800元)的金。最终大发自己冠名的APT比赛由他们自己赞助的玩家拿下冠军。我们6个人一个第一,一个第九,就成绩而言相当不错了。赛后LGW接受了新浪的专访,有兴趣的可以到这去看一下:

  大发淘汰赛打完已经到了晚上12点半左右,在稍加准备后,我们6个人开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比赛。比赛从1点多开始,打到3点多,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都比较累。中间过程我已经记不太清。在桌上由于大家开始熟了,比赛过程还是很轻松愉快的。最终LGW第一个出局,然后是我,TN赢了第二,LZ是冠军,他们两人除了比赛金外再各加一张APT马尼拉站主赛事的门票。

  TN在主赛事Day1B成功过关,然而没有走的更远,没有进入钱圈。令人欣喜的是LZ最后取得第九名的好成绩,拿下金314000比索(人民币4万7千多)。可惜离最终桌(8人的FT)一步之遥。由于我24号上午就回国了,所以也就不清楚他们的比赛过程。主赛事只有两位中国玩家进入钱圈,还有一位是大发扑克形象代言人朱跃奇。赛后LZ接受了新浪的采访,有兴趣的可以去这看一下:

  当大发百万赛线人名单时,真是无比的兴奋,心里想着:擦!有机会赢取冠军了,第一名怎么也得有二十多万吧!可后来才得知总池是每个人头500块钱,比赛共用400多人参加,第一名8000多刀,5万多块钱。虽然与最初的想像差距很大,但还好,毕竟是免费赛,于是带着旅游的心态去了马尼拉。最终结果是除了赢得百万赛的金,还免费得了一张价值近2000块人民币的比赛门票,再加额外的一个争夺价值7600块的APT主赛门票的机会,虽然后面的两个我什么也没捞到,但毕竟得到机会不是,而且还是免费的,多么+EV的事情。免费的比赛,免费的旅游,几乎没花什么钱,却得到了这么多,不再奢求了!再加上在马尼拉的几天Alice照顾的也很周到,我对这次马尼拉之行是很满意的。而据我观察,另外来的5个人对他们所得到的也都很满意。6个人,除了得到百万赛的金,另外免费赢了一个分赛的冠军,一个分赛事的第九,另一个主赛事的第九,怎么会不满意呢?这不让我为另外4个选择不去马尼拉现场的们感到惋惜,你们选择不去马尼拉,亏了!

  如果以后大发还有这样的线下比赛,我有机会一定会尽可能参加。也希望大发扑克越来越好,能举办更多这样的免费比赛。毕竟,作为对中国玩家最友好的扑克室,大发越好,我们越有可能获得更多;而大发不好,我们却什么也捞不到,不是吗!

  22号上午没什么事,我跟TN和LZ三人一起去马尼拉当地的GreenBelt商场逛了逛,据说是当地最高档的购物商场之一,很干净很整洁。GreenBelt的商店大多是上午10点开始营业,还有相当一部分是11点才开始。我们去的稍微早了点,直到11点的时候商场的人也很少。商场里的物价看起并不很便宜,以Addidas和Nike来说,比国内的稍贵。但毕竟这是马尼拉最好的商场,其它的中低档的我们没有时间去逛,但可以想见,消费肯定不高。想想看,一个双语菲佣也就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当地一个的士司机一个月也就7000多比索(我们自己问的),也就一千多块人民币。这样的收入水平,相信我们很多打牌的朋友到那边已经算高收入人群了。

  我们三个探讨的一个话题就是:每年花一段时间待在那边应该会活得很舒服。首先,马尼拉消费水平低,当然场附件并不低,但肯定比澳门便宜;其次,这里环境也还凑和,生活不紧张,冬天又不冷;还有重要的是,当地的人对你友善,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来的人有钱。他们看我们,就像我们中的很多人看待西洋来的鬼子一样,有媚外的情绪!想想很多西洋鬼子在自己国家就一纯屌丝,在中国却混的风声水起,美妞一个接一个被洋鬼子泡上。我相信我们在泡妞一定会比在国内泡妞容易的多。

  可能有很多朋友会指出安全是个问题,出发前论坛的朋友还友善提醒我注意安全,因为2010年的香港人质劫持事件印象太令人深刻。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在当地生活的华人最有发言权。在跟大发扑克经理Alice讨论这个问题时她就说:我觉得那些(安全及中菲南沙群岛之争)都是政府官方的事情,跟我们平民老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你看我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觉得不安全,我一点都不担心安全问题。而她已经在马尼拉买了房,准备长期定居。试想一下,如果当地不安全,Alice一个女孩会想在那长期生活吗?

  我认为挺适合扑克玩家去玩一玩的另一个理由是APT,前几年的APT比赛主要都在,今年APT在共设了三站比赛,两次在马尼拉,一次在宿雾。如果你喜欢打比赛,你可以参加APT,如果你喜欢打,由于APT带来了大量的游客,你也有足够的局可打。在马尼拉世界我就看到了大量的韩国棒子,中国人和日本加起来我觉得都没有棒子数量的一半,不知道是为什么。在打时也跟棒子有过一点交流,得知他们去那就是因为APT,而且他们中的多数并不是职业牌手,水平也一般,就是借机会来玩的。

  在参加大发淘汰赛时,听到一个西洋鬼子讲(就是那个用A7o与我的AQ平分底池的家伙),前段时间刚去了柬埔寨打一个比赛。擦!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听说柬埔寨也有扑克比赛。现在在APT官网上可以看到今年十一月份柬埔寨站就要来了。不久前在网上还看到,越南也开始有了扑克比赛。再联想到之前听说牌道馆的yellow教练去了越南一次之后都不想回来了,因为活得太舒服了,印象中看到过他的一篇帖子,但已记不清地址了。这让我不得不认为我们玩扑克的人应该借比赛的机会多去东南亚这些国家体验一下生活,就当去旅游,成本也不会很高。再加上如果自己水平还可以的话,打比赛或者打,完全有可能变成免费旅游。

  苦的reguler们,别在成天憋在国内打牌了,特别是那些更苦的牌手。现在的扑克比赛越来越多,印度、越南、柬埔寨、,这些东南亚国家都是不发达国家,消费不高,为什么不多出去玩玩,放松放松呢?说不定运气好还会有意外收获。我们是玩扑克的,而不是被扑克玩。出国后很有可能你就会像yellow一样表示“此间乐,不思回”了。

客服时间:(9:00-18:00)
(周六日休息)